touch香蕉app

最新网址:.

“儿子等着,爸给你钓条大鱼上来!”

“爸爸加油!”佑佑振臂给他爹加油鼓劲。

“梁叔叔家有!”小包子也蹦了蹦。

梁大少信心满满,一时间倒也忘了对海的恐慌。

大饵料下了水,浮漂一下就动了。

但懂钓鱼的都知道,不是浮漂一动鱼儿就会上钩。鱼儿也是很聪明的,知道要试探,这时候你要动竿,鱼儿一准跑没影。所以一见浮漂动不能马上起竿,得耐心等鱼线有下沉的拽力感,才说明鱼儿真的上钩了。

“这时候就得起竿了。”感觉到鱼线猛地下沉,梁大少惊喜地说道,“看见没?老子有两把刷子吧?咱可是专业的钓鱼小能手!好咧,起竿咯!……咦?”

欣喜戛然而止,因为纹丝不动——他拽不动!

小包子急得直跳脚:“梁叔叔,赶紧起竿啊!再不起鱼儿要跑了!”

“我这不正在拉嘛,可太沉了!到底啥玩意儿?”

梁鸿宇使出吃奶的劲,也没拉动鱼竿。反过来却被鱼线拽得往护栏滑了几步。

大自然小清新

“骁哥救命!”他猛地反应过来,吓得魂儿都没了,可千万别鱼没钓到,人反被拽海里去了。这算个啥事啊!

陆驰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,伸手扯出他衣领:“不是有护栏吗?嚎啥!”

他三步并两步窜到梁鸿宇前面,帮着起竿。

托王老板从省城渔具店买来的专业海钓竿,发出了“嘎嘎”的声音,好似鱼线的承重力已经到了极限。

围观学生拉开小包子和佑佑,生怕他们被冲撞到。个别机灵的跑进船舱告诉了徐随珠。

出于好奇,徐随珠放下手头的活,拉着许纷纷一起来到甲板上。

“钓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

“媳妇儿,我钓的!”梁鸿宇趁机显摆。

学生们还算礼貌,没当着他面骂“臭不要脸”,但心里有没吐槽就天知道了。

陆驰骁接手鱼竿后,沉着冷静地盯着浮漂,鱼线两收两放后,见时机成熟,猛地起竿,只见一头巨大的龟咬着鱼线跃出了海面。

“哇哇哇!是龟爷爷!是龟爷爷!”小包子率先蹦起来。

梁鸿宇差点一个趔趄:“龟……爷爷?小昱你认识啊?”

“认识啊!我妈妈说是福气的老祖宗。”

“福气?”梁鸿宇感觉更懵了,啥意思?啥福气老祖宗?这玩意儿不是海龟吗?

“爸爸,就是昨天被我送回大海的小海龟啦!它的名字叫福气。”佑佑给他爹科普了一番,随后双手捧着脸颊惊呼,“原来福气的老祖宗这么大啊!比福气大了好多好多倍哦!”

“……”

陆驰骁使劲把大海龟拉上甲板。

徐随珠蹲到龟爷爷旁边,轻轻拍拍它的背:“怎么跑出来了?不怕被过路渔船网到啊?”

夜明珠为灯、玉砗磲为床的奢华宫殿不待,跑出来干啥?

龟爷爷有神的小眼珠无辜地瞅着她。

别说,徐随珠还真看懂了——这不就是福气、点点、小虎几个家伙馋极品饵料时的表情嘛。

夫妻俩对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随后,陆驰骁拎来了饵料桶。

徐随珠趁大伙儿围着龟瞧稀奇,从包裹格弄了两颗极品饵料出来,拌在鱼饵里,喂给龟爷爷。

见它挑剔的嘴,专朝极品饵料下口,其他饵料则被拱到一边。直到极品饵料吞下肚,才开始慢吞吞地吃起普通饵料。那一脸凑合的表情,让人哭笑不得。

陈旭阳和周东威休息得差不多了,从二层的独立包厢下来,见大伙儿围成一圈蹲在甲板上,纳闷不已:“徐老师,你们在看什么呀?”

“哦,你们来的正好。”徐随珠招手让他们过来,“还记得我刚到峡湾中学时,你们带我去野炊,钓上来一头大海龟,被我们放生了……”

“记得记得!那海龟也有这么大……咦?不会就是它吧?”周东威疑惑地看了几眼,在龟爷爷旁边蹲了下来,“嘿伙计!不会又贪吃被钓上来了吧?”

龟爷爷脑袋一伸,咬住了周东威的裤腿。

周东威吓了一跳:“哟!这龟莫非听得懂人话?”随即忙讨饶,“嘿哥们!这是我才换上的新裤子,咱打个商量,不咬这个成吗?”

徐随珠被他那声“哥们”噎得眼皮子跳了跳。

这辈分乱的。

王星也下来了,看到这么大的海龟……

“老天!这是玳瑁?这么大的玳瑁?你们从哪儿整来的?”

王星激动得像发现了新大陆。

“戴帽?什么戴帽?戴什么帽?”有学生没理解。

理解的学生解惑

道:“不是戴帽子的戴帽,是王字旁的玳瑁,一种背上花花的海龟。”

“谁说只是背上花。”王星驳斥他们,“玳瑁和普通海龟差别大了去了!嘶!谁!谁踢我!”

王星抱着脚跳起来。

“疼死老子了!”

深藏功与名的龟爷爷默默扭头,聊胜于无地吃起鱼饵。

什么玳瑁!那蠢东西也配跟北冥神龟的后裔相提并论。

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把你们钓到的鱼,都提厨房去,想怎么吃你们说了算!”徐随珠拍拍手,对学生说道,“中午主食是面条,葱油泼面、酸辣拌面、海鲜汤面……想吃哪种自己选。龟爷爷就让它在这儿歇着,等它吃饱再送它回海里。围观可以,别去挑逗,它的岁数很可能比咱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大……”

“噗……咳咳咳!”周东威呛着了。

大伙儿欢乐地笑起来。

“阿威刚才喊它啥?”王星刚才不是还没来么,此刻见学生们围着周东威打趣,隐约听到几个字眼,好奇地问。

助理答:“哥们。”

王星喷笑。

助理:“星哥你笑啥?阿威喊它哥们,我们随徐老师喊它龟爷爷,那我们得喊阿威啥?”

“……”

梁鸿宇丢开没他什么事的大海龟,殷勤地跟在许纷纷后头:“媳妇儿媳妇儿,我厉害吧?要么不钓,一钓钓个大王八上来……”

许纷纷:“……那是海龟!”心说你才王八!

“海龟是龟吧?王八也是龟,一家子,不分彼此。”

许纷纷“……”有种自己被骂进去了的赶脚。她输了,告辞!

()

最新网址:.